兮秋

相比之前两个自我感觉进步太多哈哈哈哈哈

我错了不该用玻璃瓶...洗去长出来的绿色鬼玩意花了我半个多小时...
话说这究竟是啥植物有没有人能告诉我

散心,发张基本上没按照原文画的朱美...........

编号102里头发不上来的图之一。lof为什么一次只能发一张图...总之有13张截图,现在我感觉发一张算了,不然我会累死。

事件编号102
事件代称:多了一份
委托人:叶青、刘淼、吴灵、南宫耀、古陌
性别:男、男、女、男、男
年龄:/
职业:青叶灵异事务所经营人
家庭关系:无
联系地址:民庆市工农六村六栋六楼
联系电话:/
事件经过:
2017年12月15日,发现异常。视频文件10220171225.avi。
视频中,南宫耀正在整理档案。
忽然,他的动作顿住了。接着,他手握一份档案冲视频外喊:“叶子,灵,咱们接过这一单委托吗?”
视野外传来脚步声。叶青和吴灵走到南宫耀身边,察看档案内容。刘淼和头发乱蓬蓬的古陌也凑了上去。
“没有。这是今天才发现的?”是叶青在说话。
“我去检查阵法。”吴灵说着走出了视频的视线范围。
南宫耀走到录像设备旁。视频内容到此结束。

附发现的异常文件。

事件编号102
事件代称:镜中的我
委托人:谷琴
性别:女
年龄:25岁
职业:研究生
家庭关系:父母
联系地址:民庆市x区xxx街6栋0702
联系电话:185xxxxxxxx
事件经过:
2017年12月3日,委托人来访。
“您好,谷小姐。”
“啊…你…你们好。”
“请您不要紧张。来,喝口茶放松放松。”
“啊!不!别拿过来!!”
哐!
“不…不好意思…”
“没关系,您冷静下来就好。说说您身边发生了什么吧。”
“啊…我…我能信任你们吧?”
“我们对于委托人的信息的保管一直很严密,如果是有关隐私的话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“不…不是这个意思…!我是说,你们不会伤害我吧?”
“当然不会。你是我们的委托人,我们会优先考虑你的利益。”
“是…是这样的话…我…我就说了。”
“您请说。”
“大概是6、7月份的时候开始的吧。我原本是一个左撇子,但大概是那一阵,我渐渐开始习惯用右手,开始只是下意识用右手去拿东西,到了后来,我的左手都不会写字了,只有用右手才能写…而且…而且!写出来的字是反的!”
“冒昧地问一句,您去医院检查过了吗?这样的事情不一定是灵异事件,大脑的某些病变也有可能导致这种异常。”
“没有…但我知道我脑子没有问题!因为…不只是惯用手变了,我的脸…脸也…”
“在我们看来,你的脸没有异常。”
“这些只有我才注意的到…这一颗痣,在右眼角上的,你们看见了吗?我清清楚楚地记得,去年这一颗痣是在左边的!还有啊,我右边手肘小时候摔破了,缝了针,可那道疤现在在左边!”
“您是说,您在这半年间经历了身体的左右颠倒,是吗?”
“是…是的。本来,我练过以后写字不反了,还想着反正不干扰正常生活,干脆就不管了…可是…可是最近…我身边的人都…他们…”
“谷小姐,请你冷静,你在事务所很安全。”
“呼…就是说,他们…他们也是…咕…反的。我妈和我一样是个左利手,一夜之间开始用右手写字…那些我认识的人,左右都颠倒了,而且,他们自己根本不知道。我和他们说起这件事…他们都觉得是我记错了。”
“谷小姐,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异常吗?”
“当然!我总是感觉,镜子里的我,在看着我…不是我和…她对视,而是…而是….”
“当你没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时,她却一直看着你。是这样吗?”
“对!!就是这样!大概是半个月以前开始的吧,我只要一呆在能反射出人像的东西附近,她就站在那里头,直勾勾的看着我!有一次去公共厕所实在是没有办法,洗手的时候照到了镜子…”
“接着发生了什么?”
“…她…..她…..呼…..垂着手站着,盯着我,一边好像在说什么…听不到声音,我也不懂唇语,所以不知道她在表达什么…但是她的表情好狰狞!我都不相信我的脸能做出这种表情!呜呜…”
“其他的人能看到镜子中的异常吗?”
“…….可以,当时厕所里的其他人都被吓到了,跑了出去…我的亲人也开始有点怕我了…我怀疑,是不是有人诅咒了我?”
“我们没有在您的身上发现阴气或者诅咒的痕迹。”
“啊…那…我该怎么办?”
“我们事务所有出售护身……南宫?怎么了?”
“您的问题有点特殊,我们需要讨论一下。”
“啊…好的。”
哒、哒、哒、哒、哒。
窸窸窣窣…砰….咔哒。
“咦,你们怎么进来了?”
“怎么了?你看到了什么,南宫?”
“唉…她身上的数据是反的。”
“哈?什么鬼?解释一下呗?”
“意思是,她的命不是这里的。谷小姐不是我们这儿的人。”
“你是说…和上次的委托人林小姐一样?”
“一样,又不太一样。谷小姐的身体属于这里这一点是没错的。”
“哦哦,就是身穿和魂穿的区别,明白了。”
“蘑菇都想到了,呆子,你可要加油了!”
“喂喂!你什么意思!”
“闲话到此为止。南宫,你有什么看法?”
“…”
“不管南宫有什么看法,我可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吐不快了:说不定委托人是从镜子的位面来的!”
“这也行?呆子,这几天小说看多了?”
咚咚咚。
“那个…你们商量好了没?”
咔哒。吱——
哒、哒、哒、哒、哒。
“谷小姐,我们的结论是,您可能是从一个镜像世界来的。”
“诶?灵你就信了?”
“我觉得其实有道理,所以就说了。”
“这…什么?你们不是灵异事务所吗?”
“现在我们要找出这件事发生的原因。现在,请你尽可能的回忆六七月份每一件和镜子有关,又涉及灵异的事情。”
“呃…我想想…唔…好像…我的室友…刘缃香提到过一个什么什么咒语…我不大记得了,只知道要用到镜子还是什么…当时快要放暑假,我忙着复习,转头就把咒语内容忘了…只记得有这么件事…”
“您现在能联系一下刘小姐吗?”
“可以,我现在就打电话,行吗?”
“可以。请您打开免提。”
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喀啦。
“喂?阿琴,你可算是想起我来了!”
“缃香,我有点事想问你一下…”
“嗯?什么事?尽管问尽管问!对了,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是么不好的事啊?感觉这个学期开始你就不大和人说话了,胆子也没以前大了…阿琴,你最好还是努力做回自己哦!以前的那个大姐头去哪了…”
“缃香…那个…”
“…哎哎,我跟你说,最近新出的电影里有好几部风评特别棒的…”
“缃香…”
“…明天一起去吧!我已经在订票了…”
“…”

“您好。”
“…题材是你最喜欢的悬疑…”
“您好,刘小姐。”
“…啊?喂?喂?阿琴,你还在听吗?”
“刘小姐。谷小姐有事情想问您。请您先听她说,这件事非常重要。”
“哦…好吧。”
“…呃,就是…那个…嗯…缃香你上个学期期末的时候和我说的那个,镜子咒语…”
“哈哈哈,那个啊,你被吓到了?平日里不是很大胆的吗?嗨,我想想…哈哈,那个是我编的啦!”
“啊?”
“对啊,我刷牙的时候,和镜中的我对视了几分钟,我就想出了这个咒语!喂喂,你不会当真了吧?”
“…..刘小姐,请您告诉我们咒语的相关信息。”
“你是谁?阿琴,你没事吧?”
“我…我没事…呼,缃香,你告诉我们吧。”
“要是有什么事,一定要告诉我,作为好闺蜜我会帮助你的。至于咒语…其实很扯的,就是把手掌贴在镜面上,也就是和镜子里的人掌贴掌,心里想,「让我和你交换吧」这样子,闭眼等待十秒,就可以了。没有任何灵异元素,纯粹是我编的。”
“…”
“阿琴?”
“感谢你的配合。”
“喂?阿琴?你没——”
嘟——嘟——嘟——
咔嚓。
“我们会对咒语进行调查,希望您这些天能住在我们事务所,以防发生意外。”

12月5日,调查镜子咒语。史料中未发现记录。
12月7日,在社交网站上发现有关“镜像倒置”的主贴。
附截图102201710071.jpg、截图102201710072.jpg、截图102201710073.jpg、截图102201710074.jpg、截图102201710075.jpg、截图102201710076.jpg、截图102201710077.jpg、
截图102201710078.jpg、截图102201710079.jpg、截图1022017100710.jpg、截图1022017100711.jpg、截图1022017100712.jpg、截图1022017100713.jpg。
(图片发不上来啊...我放在下一p(?)好了)

12月10日,寻找发帖人未果。
12月12日,委托人意图使用镜子咒语,被阻止。
12月15日,由叶青手执备份档案使用镜子咒语。

异常文件内容到此为止。

音频文件102201812151.wav。
“这么说,那个什么镜子咒语没对叶子生效,只把档案送过来了?”
“看来是这样。”

2017年12月16日,找到民庆大学研究生谷琴。音频文件102201712161.wav。
“谷小姐,希望我们能够开门见山地谈谈。”
“你们…想干什么?我还有事…”
“这是我们的名片。”
“青叶…灵异?呵…开…开什么玩笑!”
“谷小姐,您自己的处境您自己最明白。您回不去了吧?”
“…你们在说什么…我不太清楚…”
“本来在这个位面的谷小姐被你用咒语换到镜子那边的世界里了吧?现在你后悔了,却发现已经回不去了。”
“这…这都怪她!她躲着我,我没办法和她掌贴掌,咒语就不能生效啊!这边大部分人用右手写字烦死了,做什么事都别扭…”
“您最好停止之前的恐吓行为,另一边的我们已经接受了谷小姐的委托,就我们的了解,谷小姐的受到了惊吓,可能做出极端的事。”
“她做极端行为,关我什么事?”
“如果她因为畏惧而自杀,您在这边恐怕也会死亡。谷小姐,您与委托人的联系是不能分开的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”
“切…谁信你们的…”

音频文件102201712162。

“这…这都怪她!她躲着我,我没办法和她掌贴掌,咒语就不能生效啊!这边大部分人用右手写字烦死了,做什么事都别扭…”

“啧啧,这性格和那边那个完全不同啊。”
“她这样算是自作自受吧。大概也是从室友那里听来了咒语,不过她记住了,还用了。”
“唉。总感觉这些和平行世界有关的事件开始变多了。另一个世界的我们...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。”

2017年12月25日,谷琴坠楼身亡。
2018年3月1日,确认谷琴室友刘缃香车祸脑死亡,镜子咒语没有流传下去。
2018年3月2日,结束调查。
(觉得烂尾的同学,这不是错觉...读了一个月书回来的我已经忘记开始想好的结局了)

写化学的同时我还干了什么...

薅了一下午尾巴毛哈哈哈。